| 收藏 | 联系 | 首页 | 
中国城市轨道交通网 logo 首页
登陆   注册 
地铁运营反恐应急处置机制及反爆炸技术
发布日期:2019-01-14 10:44:20

陈文彪
( 铁道警察学院警务指挥与战术研究中心, 郑I 450053)
 

摘 要: 恐怖袭击是目前地铁遭遇的最主要现实威胁,为解决此问题,结合当前地铁运营企业与公安、交通、 通信、急救、防空、抢险等部门的反恐协同机制存在短板的现状,基于维护地铁交通安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从 地铁反恐预警、情报信息、联勤联动等 7 个方面提出建立地铁反恐应急处置机制的思路。 爆炸在极短的时间 内放出大量热能,具有极大的破坏力和杀伤力。 因爆炸是地铁遭受恐怖袭击的最主要类型,所以在提出建立 地铁反恐应急处置机制思路的同时还着重强调反爆炸技术,以地铁恐爆事件中的爆炸袭击为切人点,结合在 国内公共交通区域发现和查获的涉恐自制爆炸装置,重点对爆炸装置与自制爆炸物提出处置技术。 建立科学 的地铁反恐处置机制,对地铁的现实威胁以及反爆炸等关键技术开展研究,最大限度地消除暴力恐怖主义,对 打造平安地铁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关键词: 地铁; 运营; 反恐怖; 反爆炸; 处置机制
中图分类号: F530.7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672   -6073(2017)05 -  0001 -  06
 

Anti-terrorism Emergency DisposalMechanism and Anti-explosionTechnology inSubway Operation
CHENWenbiao

(Po1ice Command and Tactica1Research Centre, Rai1way且o1iceCo11ege, Zhengzhou 450053)

Abstract: Terroristattackshaveposed  seriousthreatsto  subway  safety.Thecurrentanti-terrorism coordination  mechanism among themetro operating enterprisesand thepublicsecurity, transportation, communication, first-aid treatment, airdefense, emergency servicesaswellasotherdepartmentsneedsto  bestrengthened.Therefore, an  anti-terrorism emergency  disposal mechanism isproposed in  responseto  theurgentneedsto  improvesubway  security  services.Thedisposalmechanism covers such  areasasearly warning, information, jointpatroland jointaction, etc.Bombing isoneofthemostdangeroustypesofsub- way  terroristattacksbecauseitproducesdestructiveand lethaleffectson theenvironmentand humans.Theresearch on theanti- explosion technology should thereforebeemphasized.Thedisposaltechnology oftheexplosivedevicesand thehome-madeex- plosivesarediscussed in thepaperby analyzing theterroristbombing attackstaking placein thesubwaysand thehome-madeex- plosivedevicesfound  in  thepublictransportation  servicesin  China.Establishing  ascientificsubway  anti-terrorism disposal mechanism and  finding  key  technologiesto  fightagainsttherealthreatsfacing  subway  systems, especially  thethreatsfrom bombing attacks, arethekeysto avoiding subway security risks.
Keywords: subway; operation; anti-terrorism; anti-explosion; disposalmechanism


       2017 年 2 月 3 日,国务院批准“ 十三五” 现代综合 交通运 输 体 系 发 展 规 划( 国 发〔2017〕11 号),预 计 到2020 年,城轨项目建设将达到 6 000  km以上,我国将成 为世界上地铁运营线路最长的国家;然而因地下空间封 闭、客流密集、管控难度较大等特点,地铁成为恐怖分子 选择实施犯罪活动的重要目标。 国际恐怖主义对地铁 的袭击呈多发、高发状态,俄罗斯莫斯科、英国伦敦、法国 巴黎、西班牙马德里、日本东京、韩国大邱等城市的地铁曾发生多起爆炸、纵火、投毒等恐怖袭击事件[1] 。  2017 年 4 月 3 日,俄罗斯一地铁列车在圣彼得堡的“ 技术学 院”站和“先纳亚广场” 站之间发生了爆炸,恐怖袭击导 致 14 人死亡,49 人受伤,地铁再次成为恐怖袭击目标而 震惊全球。  基于当前地铁面临的严峻反恐形势,维护地 铁交通安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建立科学的地铁反恐处 置机制,对地铁反爆炸等关键技术开展研究,已成为我 国地铁治安治理和秩序维护的当务之急。


1   国内外地铁反恐研究现状
1.1  国外研究现状

       自 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针对各国城市地铁的恐 怖爆炸袭击此起彼伏,愈演愈烈,这种在地铁具有大量 杀伤力的爆炸袭击手段,一经引爆,即刻造成人员大量 伤亡,并对社会造成巨大的恐慌。  地铁反恐涉及危机 管理、犯罪预防等多个领域,反恐应急处置机制建设相 对复杂。  在 2005 年伦敦地铁发生连环爆炸后,发达国 家的地铁反恐工作在反恐应急处置机制建设研究方面 得到较快发展,特别是在危机管理基本理论及管理技 术研究和创新上领先于我国。  日本在 1995 年东京地 铁发生毒气袭击案后,建立了预防处置地铁生化危机 的机制,目前日本无论是新干线还是地铁系统反恐、防 灾、减灾等处置应对能力均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英国 汲取 2005 年地铁爆炸案的教训,在通信及监控预警防 控方面完善了技术,拟定 3 套以上的反恐防范与处置 机制方案。  在反恐技术上, 西欧和日本针对爆炸、 纵 火、炯雾、气体等涉及隧道技术的方案进行了数值模拟 研究,并得到较好的实战检验,预警和误报率问题均得 到有效解决;美国建构了全球反恐战略,其国家整体动 员和应急机制日趋完善,警务技术和应急处置机制水 准居于全球领先地位。

 

1.2  国内研究现状
       近 10 年来国内关于地铁反恐怖研究主要分为两 类:一是理论初探,周顺华[2] 从政府、 立法、 专项基金 以及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和设计方面建立了反恐预防措 施,属于概念性设计;闵剑[3] 从类型化的视角对我国 地铁反恐进行了初步探索,对处置火灾和生化危机类 恐怖 活 动 有 一 定 借 鉴 意 义; 周 孟 祥[4] 、 耿 民[5] 、 王 力[6] 等学者的研究基本以预防为主。  二是预防处置, 李钢[7] 等学者从危机管理层面介绍恐怖事件处置,对 反爆炸技术及训练能效和实战验证进行前瞻性的预测 研究。
 
 
 
2       地铁反恐应急处置及机制建设存在的 问题
       近年来,全国公安机关和地铁运营企业全面推进反恐防范与处置机制建设,取得了显著成绩。  通过近 两年对北京、沈阳、天津、南京、郑州等城市进行调研了 解到,许多城市的地铁反恐怖应急处置机制建设存在 诸多薄弱环节,主要表现在对应急处置认识不到位,情 报信息等预警体系建设有待加强,地铁运营应对恐怖 事件应急处置的联动机制急需完善,应急处置队伍和 反恐安防专业知识培训、应急保障能力急需加强和完 善,地铁反恐应急处置能力急需进一步提升等方面。

 

2.1  地铁防范与处置机制“ 木桶效应” 显著
       从目前地铁反恐工作的现状看,由于认识上的偏 差,地铁反恐主体责任没有真正落实,地铁运营公司与 公安、交通、通信、消防、抢险等部门反恐协同机制相对 薄弱,在防范与处置衔接上存在  “ 各自为战” 的情况, 地铁反恐工作的合力未完全形成,对一些需要多部门 共同参与、地上地下协同配合才能完成的处置工作,缺 乏相关部门的配合与协同,“ 木桶效应” 显著,制约了地 铁反恐防范与处置效能的充分发挥。

 

2.2  情报信息资源共享平台建设亟待加强
       情报信息是高效处置地铁恐怖事件的前提,是掌 握反恐主动权的根本举措,没有情报信息,地铁的防反 恐工作将陷入被动,一旦发生恐怖事件将会造成无可 挽回的损失。  情报信息资源共享平台需进一步加强, 地铁营运公司与公安机关指挥中心必须充分开发和利 用情报信息时效价值, 才能满足当前防反恐工作 的 需要。


2.3  地铁安防监控、安检需补长短板
       2011 年 9 月 1 日起实施的国家标准《 城市轨道交 通安全防范技术要求》 ( GBIT26718 2011 ) 对城市轨 道交通中视频安防监控系统、入侵报警系统、便携式炸 药探测设备、毒气探测系统等轨道交通安全防范提出 了明确要求,但国内部分城市地铁的视频监控达不到 全覆盖,部分区域视频监控存在死角、盲点,地铁整体 布防及隐蔽性需优化与调整。  目前地铁的安检力度和 设备无法排除蓄意携带的危险品,难以探测出塑性炸 药,对可能发生的恐怖事件难以起到事前预防作用,缺 乏对核生化类物品的有效安检,尤其是塑性炸弹以黑 索金为主要成分, 可以藏匿在照相机、 假肢、 文具、 鞋 跟、行李、食品里,或把炸药、雷管夹在香炯、面包等携带物品中,多使用光电、震动、磁感、声电等探测器材才
能进行探测。

 

2.4  地铁反恐联勤联动应急处置合力亟待提升
       随着地铁线网规模的快速增长和安保任务的不断 增加,警力严重匮乏,使得地铁警力配比普遍较低,难 以达到一站一警的基本配置;地铁公安机关普遍缺乏 处置恐怖袭击的实战经验和能力,对恐怖活动的规律 特点、袭击手段、应对方法、处置措施等研究不够;反恐 应急处置、反恐技能战术掌握不熟练,实战意识和快速 反应能力不强,地铁反恐联勤联动应急处置的合力亟 待提升。

 

3       地铁反恐应急处置机制建设
       地铁是城市交通的生命线,不允许发生危及地铁 安全的恐怖事件发生。  针对地铁恐怖活动采取严厉打 击的态度,为使地铁实现长治久安必须建立高效的处 置工作机制, 坚持反恐为最高标准, 不断深化各方联 动、联巡、联勤机制建设,建立“ 地土地下、站内站外” 一 体化的联勤联动应急处置机制,强化地铁交通安全管 理能力。

 

3.1  完善地铁反恐预警机制
       地铁反恐预警机制要结合地铁安保特点和要求, 特别是当前严峻反恐形势的需求,从顶层设计形成“ 党 政领导、综治协调、部门监管、企业负责、社会支持、群 众参与” 的地铁交通治安防控与反恐安保的工作格局, 明确地铁运营企业与地铁公安机关的职能定位,借助 不断提升的信息化建设水平,按照“ 高度共享、互联互 通、科技主导” 的建设思路,依靠信息碰撞与关联,整合 各种信息资源,实现地铁反恐和突发事件指挥的一体 化处置,为精确指挥、快速处置恐怖和突发性事件提供 强有力的支撑。

 

3.2  健全地铁反恐预案体系建设
       增强预案的针对性、 实效性和可操作性, 明确政 府、运营企业、公安机关的职责分工及部门联动等相关 规定,制定相关处置程序,包括地铁乘客被劫持、爆炸、 纵火、毒气生化恐怖袭击及恐怖袭击造成的大客流拥 堵等,建立反恐防范与处置工作预案体系,同时,在政 府应急办的牵头下建立地铁站长、公安警长、属地派出 所所长和属地街镇长的“ 四长联动” 应急机制,将作战 单元打造成一支反恐维稳和应急处突的战斗实体,提 高反恐预案的合理性和可操作性。

 

3.3  建立情报信息共享机制
       建设与地铁运营部门和公安机关、地铁站所的情报信息平台,结合地铁业务部门、公安警种专业研判, 分析研究敌情、社情、舆情,从大量的情报信息中分析 地铁遭受恐怖袭击的规律和特点。  对可能造成重大影 响的预警性信息建立完善的重大危险源动态监管、监 测预警,实施数据库动态更新和危险源实时监测,加快 地铁区域多维防控平台等信息化系统平台的建立;破 解信息孤岛,打破信息壁垒,合成地铁信息资源平台, 加大应用力度和范围;加强大数据环境下防攻击、防泄 露、防窃取的网络安全监测预警和应急处置能力建设; 在打击地铁区域恐怖犯罪等方面构建共享联动型、合 成一体型的协同信息化共享机制,实现有效防范和精 准打击恐怖犯罪[8J 。

 

3.4  推进警保联勤等多部门叠加巡防工作机制
        全方位强化地铁进站安检核心措施,地铁安检要 以“ 全覆盖” 为原则,在客流密集、高峰时段或安检能力 不足的大型车站配置 X光安检机、安检门、人脸识别系 统等设备,提高“ 过机安检率” 和“ 开包抽检率”。  推进 警企联巡,强化巡逻防控效能,推进警保联勤等多部门 叠加巡防工作机制,以地铁交汇站、大客流站为中心, 辐射周边邻近车站进行科学、合理布控,实现“ 视频巡 逻” 与“ 实兵巡逻” 的联动响应;同时,狠抓“ 平安地铁” 建设中的系统优化和指挥升级, 着力提升“ 视频监控 网” 的覆盖面、智能化程度和管理水平,提升整个地铁 公共区域的安防水平。

 

3.5  建立地铁联动工作机制
       为丰富地铁区域管控手段,高效应对地铁反恐防 暴,维护运营安全,需要做到以下几方面:一是要定位 工作职责,即对反恐防范、指挥、处置机制的基本定位、 建设标准、主要职责、长远规划作出总体部署,为科学 发展奠定基础;二是要建立地铁反恐工作规范,制定工 作流程和工作标准及反恐运行机制,划分类别、区分等 级、明晰职权,建立由指挥中心统筹的地铁反恐处置工 作运行机制,与政府、地铁运营、消防、医疗、救援、公安 等部门配套的工作机制和整体联动的合成作战运行工 作机制,完善相应等级,提高应对地铁恐怖袭击事件的 处置效能;三是要建立保障机制,地铁运营部门和公安 机关应设立地铁反恐专项资金,加大对地铁反恐设施、 设备配置和维护维修,信息平台升级改造,防范与处置 力量等经费的保障力度,为有效防范与处置地铁反恐 效能提供强劲支撑。

 

3.6  提升应急增援能力
       英国反恐专家指出,地铁、机场和隧道是易遭恐怖分子袭 击 的 三 大 “ 软 肋”, 其 中, 地 铁 又 是 “ 最 软” 之 处[9] 。  地铁发生恐怖事件后,要迅速采取紧急措施,及 时切断电源,扑灭火灾,本着“ 急需先行” 的原则,重点对 被困人员进行抢救。  根据现场情况采取紧急措施,利用 生命探测仪探测等方法,确定被困人员的位置。  根据被 困人员被覆盖或积压物体的性质、结构和状态,在确保 被困人员不受第二次伤害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开展救 援,当救援作业难度大时,应先在覆盖物上开口通风,送 食送水,对救出的伤病者,应就近送往医院救治。

 

3.7  加强安全宣传,提高维护地铁交通公共安全 的意识和水平
       地铁运营公司和相关部门应加强有针对性的宣 传,充分利用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发挥微 博、微信、QQ群 等新媒体作用, 大力宣传平安地铁理 念、文明出行精神、防盗防骗安全意识以及地铁突发事 件应急知识和相关法律法规。  运营企业应加强地铁交 通区域公共安全公益广告宣传,在车站及车厢张贴、发 放安全提示,增强群众防范意识。  通过宣传相关知识 培养乘客理性乘车意识,帮助公众树立正确的突发事 件防范和应激心态,防止不辨是非的“ 羊群效应” 出现, 提升公众常态大客流状态下遭遇爆炸、 纵火、 释放毒 气、拥挤踩踏、恐慌奔逃等突发事件的应对能力。

 

4   地铁反爆炸技术
       爆炸是物质产生变化的速度不断急剧增加,在极 短的时间内放出大量热能的现象,具有极大的破坏力 和杀伤力[10] ,是地铁遭受恐怖袭击的最主要类型。  恐 怖分子以爆炸为于段对地铁进行恐怖活动,构成了最 现实的威胁。  由于地铁环境封闭、客流集中、设施深埋 地下、事前防范难度大,地铁运行体系应对恐怖袭击能 力不强,一旦发生恐怖袭击,将造成灾难性后果。  持爆 炸物实施犯罪或以爆炸物相威胁实施的犯罪行为,是 最为严重的暴力恐怖行为之一。  地铁作为城市客流特 别密集的运输载体,进入 20 世纪以来成为恐怖爆炸袭 击的重要目标之一[11] ,且具有不断增长之势,严重威 胁公共安全,造成了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见表 1。
       数据表明,国际恐怖主义对地铁的袭击呈多发、高 发状态,从 2001 年至今已发生 15 起地铁恐怖袭击事 件,其中恐怖爆炸袭击地铁发生了 14  起, 造成了 260 人死亡、1 432 人受伤的严重后果,恐怖分子利用爆炸 于段意图制造最大的杀伤力,引起社会的恐慌。

 

4.1  地铁恐怖爆炸的类型
       爆炸是地铁遭受恐怖的最 主 要 类型,主 要 表 现 为在地铁车站或隧道实施爆炸,恐怖分子甚至充当人体 炸弹,实施自杀性袭击,造成乘客大量伤亡,意图制造 恐怖效应。

4.1.1  炸弹爆炸
       恐怖分子多使用黑索金、硝化甘油胶质炸药、TNT、 B型炸药、C型炸药、硝酸镀类炸药,其中塑性炸药是恐 怖分子常使用的高能效爆炸物之一。  2005 年 7 月 7 日 在英国奥德门车站,伦敦北部的  Edgware路 和国王十 字圣潘克拉斯站、老街站和罗素广场站 3 个地铁站多 点发生爆炸,恐怖分子均使用了黑索金炸药。

 

4.1.2  自杀性人体炸弹爆炸
       恐怖分子将人体炸弹随身携带或绑缚,为增强杀 伤力,在炸药里装填钢珠、铁钉等物质,在地铁站列车 内接近乘客引爆炸弹。  2010 年 3 月 19 日,两名自杀式 女性在莫斯科地铁通勤高峰期, 分别引爆炸弹, 造成 39 人死亡、95 人受伤。

 

4.1.3  遥控类爆炸
       恐怖分子将炸弹放置在地铁站列车或隧道内,采 用于机、无线遥控器等装置引爆炸弹。  遥控爆炸装置 由发射器、接收器、电池、雷管、炸药等组成[12] 。  接收 器安装在爆炸装置上,当它收到发射器发出的指令时,爆炸装置的起爆电路开关自动闭合,将电路导通引爆 炸药。

 

4.1.4  简易或自制炸弹爆炸
       恐怖分子自制炸弹类型多样, 特别是随着“ 东伊 运” 等境外恐怖组织发布的暴恐音视频的大量传播、泛 滥,改变了以往“ 原料易得、技术难求” 的局面,使制爆 技术非常容易获取、掌握,制爆原料也越来越日常化、 生活化,且爆炸威力不断增大。  2014 年 4 月 30 日发生 在乌鲁木齐南站的暴力恐怖案,2 名恐怖分子一人持匕 首砍杀群众,另一人引爆其黑色手提箱内的爆炸装置, 造成 3 人死亡,79 人受伤;2017 年 4 月 3 日发生在俄罗 斯圣彼得堡地铁站的爆炸恐怖案,恐怖分子使用的也 是自制爆炸装置,内有钢钉等填充物。


4.2  地铁反爆炸的应急处置
       2016 年 4 月 15 日住建部颁布了《 城市轨道交通公 共安全防范系统工程技术规范》( GB51151 2016),对 恐怖袭击和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突发事件,如纵火、爆 炸、投毒、断电、劫持、操纵列车、网络攻击等,实施或企 图实施破坏和采取极端手段报复社会的人及其行为做 了界定,从轨道交通安全防范方面进行了技术规范。  恐 怖爆炸袭击发生在地铁车站及隧道内,由于受到结构及 地铁车站内车厢四周壁面的限制作用,爆炸的能量只能 沿着一定的方向扩散或被约束在有限的空间中,增大了 结构壁面受到的荷载,极易造成人员大量伤亡。


4.2.1  现场警戒封控
      
将无关人员撤离到警戒线外,警戒区内的易燃易 爆品、危险品应立即清除转移,现场警戒线的最小半径 应根据爆炸物的药量、 威力、 结构、 位置等因素确定。 期刊、信件等微型爆炸物,最小半径为 10  m;炸药量在 3  kg以下的爆炸物,警戒线的最小半径为 100  m;炸药 量在 3  ~10  kg的 行 李 炸 弹, 警 戒 线 的 最 小 半 径 为 200  m;装药量在 9 ~20  kg的汽车炸弹,警戒线的最小 半径为 300  m。  对于地铁站点内爆炸物警戒区的半径 可适当缩小;对于地铁站出入口或站前带有金属壳体 的爆炸物,为了防止爆炸碎片的杀伤,警戒区的半径应 适当加大。
       1)  采取设置“ 人墙”、障碍物、警戒线、告示牌等方 法保护现场,只有现场指挥人员、处置人员及其他需要 进入现场的人员方可进入,同时对恐怖分子可能藏匿 的区域进行封锁。
       2)  在地铁站点恐怖袭击周边的重点区域,严禁与案件无关人员进入。  在候车室、售票厅等发现爆炸物,应将门窗打开,移走爆炸物周围的柜、桌子等阻挡物, 以利爆炸冲击波的泄散;移走行李房内易燃物品、剧 毒物,尽可能切断现场的电路、燃气管道等,防止发生 爆炸,形成大火或泄漏有毒气体等。
       3)  开辟安全通道,由排爆员将电子信号屏蔽仪放 置在距离疑似爆炸物 5 ~10  m处,防止遥控炸弹爆炸。 4)  副排手持非线性节点探测仪及电子昕音器进 入现场,主排手进行探测,确定疑似爆炸物中是否还有电子元器件,判定是否为爆炸装置。

 

4.2.2  技术处置
       发现爆炸物后先进行照相、录像、笔录,再进行现场固定[13J 。
       1)  利用便携式 X光机探测爆炸物内部结构,通过 伸缩探头、镜头组合、软管窥镜等对爆炸物进行观察, 利用绳钩组拉动排除反能动性,将疑似爆炸物转移至 空旷处进行检测。
       2)  涉恐自制爆炸装置。  坚持安全第一的原则,防 止因操作不规范或者处置不当引发爆炸事故。  目前在 国内公共交通区域发现和查获的涉恐自制爆炸装置有 表 2 所示的几种

       3)  采取子工排除时, 排爆员必须全程穿戴排爆 服,对爆炸物作预处理。  处置爆炸物前应先用 X射线 仪透视检查或用窥镜、视镜等类似的仪器检查。  根据 对爆炸物的探测,了解其原理结构,在排爆时使其恢复 到保险状态,容易分解的爆炸物要尽量使其解体后再 故处理,禁止同时剪断两根以上导线,双芯导电线要分 开剪断,用金属材料工具同时剪断两根或两根以上导 线时,易导通电路引起爆炸。
       4)  对于恐怖分子把爆炸装置放在提包、行李箱等 携带拉发式、松发式、电发火装置的处置。  对带拉锁的 提包进行检查及排除时,检查拉锁的拉头是否有连接 的绳线,发现有绳线连接应剪断绳线,拉开拉锁将内装 物分层取出时,注意要按着下层并观察上下层之间是 否有连接爆炸装置;对带锁硬皮箱进行开启检查及排 除时,先用绳子固定,可在箱盖上压上重物,以防捆绳 解开、箱盖弹起触动爆炸装置,近前检查内装物,剪断 拉线,使炸药、雷管、拉火管分离;对于伪装成电动玩具 型的爆炸装置,在严禁打开接电开关的情况下,打开电 池盒,取出电池,按顺序把玩具拆开,取出炸药和雷管, 使两者分离;对于其他由电开关控制的伪装式爆炸装 置,技术处置方法基本相同。  对软包装疑似爆炸装置 进行处置时,不应对该爆炸装置施加外力,按包装顺序 逐次打开,切断电源线,使炸药和雷管分离。
       5)  需移动爆炸物时,要进行预先处理,用机器人、 机械子或锚钩等将其试移原位,对于较小的爆炸物,可 以借助防爆挡板、防爆盾牌或用带钩子的杆去触动或 拉动,确认无危险性后,才能将其转移,根据现场情况 确定技术处置方法。


4.2.3  现场救援
       在救援中本着“ 急需先行” 的原则,重点对被困人 员进行抢救。  根据现场情况利用生命探测仪探测等方 法,并根据被困人员被覆盖或积压物体的性质、结构和 状态,在确保被困人员不受第二次伤害的基础上,开展 救援作业。


4.2.4  爆炸案件善后处置
       由指挥中心指令有关部门开展善后处置工作,核 实现场伤亡人员的身份、数量以及现场财产损失等情 况,故好详细的统计。  组织相关部门认真勘验现场,提 取爆炸装置残留物、爆炸物种类以及相关的痕迹物证, 测量记录爆炸痕迹的形成,查明爆炸原因,形成勘验报 告。  由指挥中心宣布撤销布控,恢复交通,编拟现场处 置的情况,及时上报政府等有关部门。
 
 
5       结语
       在地铁营运区域内发生恐怖事件, 影响大、 处置 难,极易造成群死群伤的严重后果, 导致城市交通瘫 痪,对城市的综合交通体系造成重创[14] 。  本文的研究 针对我国地铁特点、借鉴相关国家的反恐经验,从加强 相关部门联动等多维度视角,就建立地铁反恐处置机 制和反爆炸技术进行了探讨,为我国地铁反恐应急处 置寻找可行的路径,以期对建立地铁反恐应急处置机 制和行业安全管理有所禅益。



收稿日期 2017 04 11 修回日期 2017 06 02
作者简介  陈 文 彪, 男, 教 授, 从 事 轨 道 交 通 反 恐 应 急 处 置 研 究,
chenwenbiao@rpc.edu.cn
基金项目  2016年度河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2016BFX018)

> > >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陆后查看全文!!!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国土木工程学会轨道交通分会
协办单位:中国节能协会城市轨道交通节能专业委员会
中国城市轨道交通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2017 chinametro.net
京ICP证 040257-1 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575号